蒙尘的 白银世代

蒙尘的 白银世代

二战结束后产生的「婴儿潮」(baby boom),不仅带来大量劳动人口,促进经济起飞,也推动了整个世界的运转。时光飞逝,转眼到了2010年,这些人届满65岁陆续退休,开始走入老年生活。这群在日本称为「团块世代」的大量人口,被预测将大大改变现今社会模式。

这群人走过了生命历程中的黄金岁月,如今体力和活动力消退,成为银髮一族,无法再对社会产生决定性的贡献,但他们所累积的人生智慧与经验却弥足珍贵,有如「白银」一般,虽不像黄金般闪亮夺目,但数量却更稀少、更珍贵,如能妥善安排运用,或将重新绽放其特殊光彩。

1980年代开始,台湾经济快速起飞,许多人开始懂得享受生活,更期待辛勤工作一辈子后,换来最后一段安稳惬意的「退休人生」。然而退休后,真的有办法「安养天年」吗?台湾的「白银世代」,是就此蒙尘,还是再现光辉?

「逆子要钱不成,愤而砍杀八旬老父」、「独居老人曝尸十余月,发现时已成人乾」⋯⋯这些新闻近年来屡见不鲜,看了是否令人心惊胆颤?在台湾步入顶客族、少子化的社会后,「养儿防老」渐成过去式,加上全球经济不景气,如今说到「退休」,似乎不是令人羡慕的快意之事,反成为「白银世代」的新焦虑。

焦虑1》20年后台湾将成最「老」国我们养得起老人吗?
经建会在2011年时发表统计数据,指出台湾人口老化程度排名世界第48,且最快在22年后,将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「老」的国家,比原先预测的数据还要提早7年。

虽然经建会表示目前台湾人口结构还算有活力,但台湾生育率太低,导致老化速度飞快,最快在2033年,也就是20年后,台湾的人口老化指数将高达262%,亦即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是14岁以下幼年人口的2.62倍。此外,国际上将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率达到7%、14%及20%,分别称为高龄化社会、高龄社会及超高龄社会。

台湾已于1993年正式成为「高龄化社会」,根据最新数据,目前65岁以上人口约二百六十三万,占总人口的11.26%,预计将于2018年及2025年分别迈入「高龄社会」及「超高龄社会」。台湾高龄人口在短短的24年间倍增,而其他先进国家一般有长达50年以上的时间转变,法国甚至花了115年(1865∼1980),显示台湾人口老化相当快速,所带来的经济负担、社会成本,都将成为动摇国本的国安级问题!

根据推算,台湾每百位15至64岁的青壮年工年龄人口所需负担的总依赖人口(即老年与幼年人口),在2012年来到最低点34.7%,之后将逐年上升,到2060年将来到97.1%,年龄中位数更高达57.4岁。也就是说,47年后台湾只有一半人口小于57岁,而且每1.3个青壮年人口,就得扶养1个老年人口,这样的数据甚至不考虑15至20岁青年人口多半仍在就学,根本没有工作能力!

我们的政府、社会,还养得起更多老人吗?

焦虑2》养儿无法防老 含饴弄孙成幻想
在另一方面,目前台湾生育率已是世界最低。经建会甚至悲观地预测:1990年以后出生的年轻人,将有三成没孩子、四成没孙子。这个预测被称为「9034现象」,除了低生育率将直接影响人口结构外,长辈因为难得盼到新生儿,对孩子、孙子容易过度呵护,也可能导致下一代缺乏独立能力,成为草莓族,或是啃老族、尼特族(NEET,Not in Employment, Educationor Training,指不升学、不就业、不进修或不参加就业辅导,终日无所事事的青年族群),非但不事生产,吃光父母老本,甚至产生偏差人格,衍生出许多社会安全问题。

经济不景气、少子化、社会道德下滑,古早时代养儿防老的观念已不适用于当今社会,含饴弄孙也成一种奢求,下一代没有向父母伸手已是万幸,更遑论要他们负担长辈退休后的照养。养儿变成「妨」(妨碍)老,这是这一代所始料未及的。

焦虑3》退休年龄恐延后 不敢也不能退休
1980年通过的《老人福利法》第二条规定:「本法所称老人,係指年满65岁以上之人。」老人的法定年龄规定,影响着国家年金与医疗支出的财政负担。因此,因应高龄社会的到来,「延后退休」早是已开发国家积极探讨的课题,国内学界也开始着手相关研究。

根据目前可取得的资料显示,退休年龄65岁的定义,是来自19世纪时,德国「铁血宰相」俾斯麦在推动全世界首次的退休年金制度时选定的指标。当时德国人的平均寿命是45岁,65岁足足比平均寿命高20岁,俾斯麦当时打的如意算盘是这样国家财政就比较「安全」,因为很少人可以活到65岁。而台湾目前平均寿命男性是77岁,女性是83岁,情况大不相同!

管理学之父彼得‧杜拉克在其着作《下一个社会》(Managing in the Next Society)中指出,人口老化、全球化、科技发展将促成下一个社会的来临,他大胆预言最晚到2030年时,所有已开发国家领取完整的退休给付年龄将会上升到75岁,而且只要健康许可,以后大家必须工作到75岁左右。

工作到75岁?!这对于目前的台湾来说真是难以想像!因为在台湾,「提早退休」反而是普遍的现象,尤其是具有专业背景的中高龄人力。与邻近的亚洲国家相比,台湾地区50岁以上的中高龄劳动力参与率远低于日本与南韩,甚至比欧美国家逊色。

此外,欧美国家早已开始实施渐进式延后退休政策,目前美国、德国退休年龄是67岁,英国68岁,法国也由先前的60岁延至62岁。可见随着平均寿命延长,老人化的社会结构、年轻劳动力人口不足,导致劳动力的缺口变大,各国皆採取延后退休方法以缓解劳力不足问题,同时降低财政负担,一石二鸟。

原本国人多认为65岁既是退休的开始,也是正式步入「老人生涯」的开端。这样的定义或将被彻底颠覆,未来经济压力将逼得人不敢退休或依法也退休不了,想当老人?还得再多等几年!即使是顺利退休,退休后的第二人生又该怎幺过?

面对难以预测的将来,「白银世代」该何去何从?提到亚洲高龄化国家,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与台湾平时互动密切的「老人之国」日本,但其实近年来南韩也在老人相关指标上屡创新高,加上台湾,三者并列为「亚洲高龄化金三角」。

根据行政院经建会调查推估报告可以看出,日本早在2000年就已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比率最高的国家,2010年开始,台湾和南韩急起直追,成长速度惊人,预估不到30年便会超越西方多数高福利国家,40年后更将与日本并驾齐驱,成为世界最「老」的三个国家。高龄化社会所带来的经济、社会等多方面影响,已是台、日、韩三国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。

台湾》过度「开支票」 欠缺整合性政策规划
台湾由于敬老尊贤的伦理观念,老人照护长期以来一直是主要施政目标之一。自从1990年代解严后,国人逐渐重视社会福利制度,在各种原因之下,政府也陆续公布相关法令。目前国内现有老年经济安全制度,主要分为社会保险和社会救助两大体系,例如中低收入老人生活津贴、老农津贴、劳工退休金条例,并修正老人福利法和社会救助法等。

优点:老人福利明显进步
在安定生活方面,可分为居家安养服务、社区照顾服务、机构安养服务。目前国内相关的照护资源以输入外劳,或由财团法人、小型公立机构提供安养照护为主。另外为鼓励老人多外出活动,老人搭乘国内交通工具、进入康乐场所及参观文教设施,多半予以半价优惠,多数县市并已实施老人搭乘公车完全免费。整体说来,台湾近几年的老人相关政策确有明显进步。

然而台湾政府目前在面对高龄化社会的议题上,仍然充满挑战。例如目前政府以社会保险的方式发放各种敬老津贴,但预算过度依赖政府的移转性支付,并未建立健全的财务观念,不仅让政府财政负担加重,年金可能随时垮台,甚至造成医疗费用不公平和医疗资源浪费的现象,至今仍有大部分的弱势老人未获得应有的照顾。

缺点:沦为选举筹码
纵使表面上高龄者在休闲活动和消费上,政府予以多项优惠,但硬体规划方面的友善度却相当不足,如现阶段的公共空间设施对于行动不便的长者来说相当吃力,连带影响他们的身心灵健康状况。而各政党为了赢得选举,将老人福利法视为政治筹码,乱开社会福利支票。但这种单纯给钱的津贴措施,并不能保障老年经济安全,亦无法确保老人得到应有的福利服务。

最主要的原因即是目前政府缺乏具统合性且有相当层级之机构,大部分福利政策由内政部社会司负责,但其他老人相关照护政策或规划认定,相关单位繁杂且无统一性,内政部社会司既非高层机关也非全国性专责机构,当然难以进行全面规划。

新政策:以房养老
今(2013)年3月,内政部首次开办「以房养老」政策,鼓励退休民众将不动产提供银行做为抵押,定期领取补助金额,减少晚年经济压力。目前试办对象限定年满65岁以上、无法定继承人、单独持有不动产者,虽然政策立意良善,然而试办至今各界褒贬不一,其后续效果有待持续观察。

各国经验都显示人口在地老化的必要性,我国由于传统「落叶归根」的观念,老人家普遍都能接受这样的发展方向。但是如果没有配合长程计画,及时调整长期照护的走向,解决安养机构分配不均、照护劳力不足的问题,将会衍生出严重的问题。同时目前台湾社会风气也仍未积极关注晚年的休闲及社会参与,支持老人留在社区中生活的相关资源更是贫乏,在地老化的落实将成为台湾政府未来必须面对的新议题。